像福克斯一样思考写得更好

Matthew Maaskant/FreeImages
来源:Matthew Maaskant / FreeImages

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想知道辛辛那提动物园工作人员遇害的大猩猩Harambe的头脑里发生了什么事,他拿起一个落入栖息地护城河的小男孩。 有些人似乎确定他们知道Harambe的意图是良性的。 这当然是可能的,但是我们缺乏与导致他死亡的大灵长类交流的能力。

我在这里写的两部新小说将由动物园管理员,动物爱好者和创作家共同享用。 这两本书几乎迫使你的大脑形成新的联系,因为它们处理非人类生物意识的主题。 作者能够将自己深深地想象成这样的外星思维是惊人的。

英国作家爱玛·吉恩(Emma Geen)的第一部小说“凯瑟琳·北”(Katherine North)的许多自传是一个有趣的故事。 为了研究的目的,Kit将她的意识投射到实验室生长的动物体内。 每当她“跳跃”到一个新的动物的心灵中去捕猎,飞翔或者成为猎物,我们也会体验到这种陌生感。 每一次,Kit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走出体验,重新成为自己。 情节当然比这更复杂。 她为公司工作的公司正朝着更为商业化的方向发展,造成了公司的大问题。 最终我们所学到的是非人类,哺乳动物,鸟类,爬行动物,甚至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陌生。

Spill,Simmer,Falter,Wither是莎拉·波美(Sara Baume)的痛苦悲伤的第一部小说,她在爱尔兰本土赢得了多个奖项。 无论是描写孤独的风景(也许是我的口味太多了),还是人与兽之间的相互作用,写作都是无懈可击的。 这个故事不是很复杂,在一个四季的时间里,他的核心就是损坏的人和他发现的狗说话。 该男子试图了解自己的悲伤的早年生活,同时努力保持自己的天生的侵略性,使他们分开。 他们分享的同情会最终打破你的心。

注意: “纽约客” (2016年5月30日)以约书亚·罗斯曼(Joshua Rothman)为题撰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,内容涉及两位撰写非小说类书籍的人,他们自己努力进入特定动物的思维模式。 一探究竟。 (如果您是数字用户,请点击此处)

(c)2016 by Kylie's Heel的作者Susan K. Perry